meow卿

《京都妖谭异灵志》妖怪paro插图合志本宣

起伏:


预售时间:11月4日19:00——12月7日23:59


预售地址:戳这里mmm


具体详情 请小伙伴们详细阅读宣图


转发 本宣并购买本子截图给淘宝客服领取瑞金无料文件夹#感谢小伙伴们支持#


参本画师:


阿十 @变态十 ,BB @手癌B ,阿和 @和也 ,七次瓜 @七次瓜 ,T岚 @T岚 ,时予 @爆炸予 ,屿 @屿 ,五楼 @❆snniou❆ ,芽芽 @南瓜饼好吃么 


本子收纳了以上太太全部妖怪paro作品


 本子进度 发货售后 已经 后续的场贩 可以关注lof


如果出货赶得上的话 会参加cp21

金宝!吹金不积极思想有问题!爱金吹金!

七创社:

七创社:请大家热烈欢迎......


金:(突然占据全部镜头)终于到我啦!

今天是2017年10月7日!距离《凹凸世界》第二季开播只剩1天了!

大家一定要支持我们哦!背负着所有登格鲁星人命运的我一定会变得更强的!

那么本次倒计时就到这里啦,伙伴们!明天见!


七创社:给我点镜头啊啊啊啊啊!

八树:


废物喵喵RIEN:



自重各位




别再逼着太太退圈了




糖分——菳:







可以说相当给他们的cp的招黑[微笑]








盐渍虫豸:















好了废话第三条,我真是憋不住了。
















看不惯这堆废话的就取关我吧……不好意思发了这么多废话
















补充一下这条可以转载!!然后!不要因为这条fo我!!!!
















我求求你们,不要在向官方和声优那边问cp,你喜不喜欢xxx,你有没有看过某某同人画手/写手各种了。
















今晚张老师一直在打圆场没听出来吗?
















老师太温柔了。
















我就说一句,你们问老师看不看喜不喜欢吃不吃什么cp,想要他回答什么呢?
















老师说不吃,那你心里高不高兴?
















老师说吃,别人心里高不高兴?
















然后他不管怎么说总有一群人:啊怎么这样粉转黑。
















那你让他怎么办呢?
















你问的这个问题让他只要稍微回答错一点点就会引来一堆黑子。
















所以他一直在打圆场。中途说那么多关于去微博上找了大家画的安迷修,点开来发现是车,发现不是去幼儿园的车,幸好能自行选择下车。我只是想找对我角色理解有帮助的,没有帮助的,那我就不看了。
















大家是不是觉得很好笑很好玩,是的老师很幽默。
















在哈哈哈的同时也想想老师其实并不是想说他去看车这件事,他是想委婉的表达他并不关注CP这些东西,他关注的是安迷修这个角色本身。
















讲句公道话,声优给角色配音去看同人作品是很正常的,看看大家理解的角色是什么样的,他想看的是角色本身,而不是他配的非耽美向作品的男角色和别的男角色谈恋爱。
















反复提到读然老师的事。读然老师是凹凸圈内非常有名的画手,画的好画的快,单人图画的也多,脑洞大,各种梗很有趣。即使不是CP粉看了也觉得很有趣很喜欢是很正常的事。并不是说张老师反复提了读然老师就是吃AL,请理智思考。也不要因为张老师提了读然老师就反复安利别的CP向画手和文手……
















然后就是总是有人跑到官方那问“XXcp是不是官配”“XX是不是喜欢XX”“XX是不是腐女”
















我问你们,你们想让官方怎么回答???????
















官方说是还是不是?????
















都特么招一群黑。
















凹凸世界是少年漫,不是耽美!!里面除了明确提到的设定之外其他都是ooc!!!!都是自己脑补的!!
















求求你们了,别再让官方难做了。
















你们问的这些问题真的很难回答,偏偏还一群人毫不自知地拼命问拼命让官方和声优难做。
















然后,有些说官方角色ooc,自己的才是真的的人。
















我那个……从未见过如此奇葩,谢谢您让我大开眼界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说这么多,就是想说,咱们萌CP自己萌自己的好吗……官方和声优看到开个玩笑也没什么,不要当真好吗……不要反复去找存在感,大家都知道不可能的不存在的()理智一点












【请大家放心】LOFTER没有无差别封号和封禁文章!LOFTER的审核标准没有变化!

LOFTER官方博客:

下午收到用户反馈,LOFTER内大量用户的文章和账号无故被封禁。该现象系反垃圾处理系统在审核处理谣言内容时产生了误伤,现在已经开始将误封禁内容逐一审核解封,请大家耐心等待。




请大家放心,经跟审核部门确认,LOFTER近期审核标准没有发生变化,请放心使用LOFTER!目前审核系统已经修复。我们的审核标准保持不变,大家可以继续在LOFTER正常的发布内容!



【维勇】高压185/低压120(翻译短篇完结,强推!)

Guilty Pleasure:

文名:185/120


文章链接: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9238709


读后感:教过尤里和维克托之后,碰到勇利的雅科夫完成了人生的大和谐(误)。勇利是雅科夫的生命之光(不误),强烈推荐这篇,萌得我满地打滚!




正文:




他让男孩把整个自由滑又滑了两遍,好搞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儿。“进入三周组合跳之前你的膝盖弯度不够,导致你的起跳高度不足,于是你就无法旋转到足够的周数。你的动作实在太潦草!我不知道凭借这样的水平你是怎么走到今天的。现在给我上冰再做一遍,这次膝盖要是没有弯到起码40度,我立马站起来走人。”


 


雅科夫交叉着手臂坐下来,等男孩开始。


 


见识过大喊大叫,也听过扯着嗓子的哀嚎,看到过鳄鱼的眼泪,也目睹了手撕滑冰服的决绝。哦对了,别忘了还威胁要向媒体举报他就是个法西斯,鼓动狂热的粉丝烧掉他家的房子。做尤里·普利赛提教练两年,见过大风大浪的雅科夫已无所畏惧。


 


万万没想到的是胜生勇利一脸严肃地点点头,深深鞠了一躬,带着近乎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感激说道:“好!谢谢您,费尔兹曼教练!”


 


胜生勇利滑到冰场中央,居然真的按照他说的做了。他拔起跳出了一个完美的高度,落地向雅科夫挥挥手,喊道:“这次有没有好一点?”


 


雅科夫懵逼地眨眨眼。


 


胜生勇利缩了下滑到原位,绞起了手指。“刚才动作是不是好点了?您的表情不太——我要不再做一遍?我能再试一次的!”


 


男孩没来得及转身,雅科夫嗖地伸手把他按在了原地。胜生勇利低头瞧了瞧,雅科夫的手指像鲨鱼的牙齿般陷进他的手臂,他抬起头看向对方的脸。


 


 “教、教练?”


 


“你嘲笑我?”


 


胜生勇利的表情从不确定变成了恐慌。“我,额,嗯?”


 


“你觉得这事挺搞笑?你觉得我在和你做游戏?”上次经历这等羞辱,还是莱拉的律师通知他莱拉想要分走两人四分之三的共同财产,还包括婚礼上桃乐丝·汉米尔(注:美国知名退役花滑女子选手)送的那副流着眼泪的忧伤小丑油画时。他可喜欢那副画了。“你刚才那样到底是想干什么?!”


 


恐慌变成了恐惧,胜生勇利脱口而出:“因、因为您是这样说的!”


 


雅科夫直愣愣地盯着他。“因为…我是这么说的。”


 


“不该…这样?”胜生勇利受了打击似的向后缩了一点,绷紧肩膀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般的责骂。雅科夫也不知道怎么反应,只是松开手,从围栏边上走开。胜生勇利疑惑地冲他眨眨眼睛。“教、教练?我刚才那样....做错了?”


 


雅科夫若有所思地敲打手指,等待倾斜的世界回归原有的轴心。“你的步法有问题。”


 


胜生勇利皱起眉。“我的步法?”


 


“你的步法很不错,但还可以更好。再做一次,看看能不能把时间再削减一秒甚至两秒,有需要就在脑子里数数。时间越充裕,越有利于你摔倒后调整。”雅科夫打了个响指,指向冰面。胜生勇利突然直起了上身,雅科夫仿佛听到他脊椎骨发出嘎嘣一声。


 


“谢谢您,费尔兹曼教练!”男孩停下来,小绵羊似的无辜表情险些融化了他钢铁般的意志。“嗯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很合适,可是——”


 


这就对了,总算等到他反击了。


 


“——我为您做了一份便当。额,便当就是…其实就是打包的午餐?我在上面放了我们平时吃的东西,食物没什么特别的,有很多材料我都在这里找不到,可是至少您吃了不会饿。”胜生勇利无论在雅科夫脸上看到了什么,都差点吓得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他立刻就改嘴说:“哦我的天哪,忘记我刚才说的一切吧!我知道的,这太诡异了!我很抱歉!您不用吃!我这就——”


 


冰刀划过冰面的嘶嘶声戛然而止,熟悉的喊声传来:“贿赂他食物才不会提高你的滑冰技术,你个笨蛋!”


 


胜生勇利转过头满脸阳光地笑着说:“我给你也做了一份。”


 


雅科夫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有个能教人动物叫声的玩具。你拧紧后面的弦,中央的箭头就会旋转,最后落到马、牛、鸡身上,发出录好的叫声。尤里就像那个玩具,区别在于拧好弦之后发出的会是充沛到人都受不住的感情。雅科夫这辈子都想研究清楚,本该精致优雅的尤里到底被什么扭曲成了丑陋的弗鲁贝尔油画(注:俄罗斯象征主义画家)。他现在的模样用“刚活吞了一桶蜈蚣”形容都是无情的低估。


 


我要吃!”尤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地后退一步,似乎忘记了自己其实是站在冰面上的。“但这是因为我讨厌浪费食物!


 


如果尤里每倒掉盘子里的一半食物或者啥也不肯吃一次,雅科夫都能获得一个铜板的话,那他早就可以辞职不干啦。他将在法国南部的沙滩上颐养天年,身边环绕着的都是美女。


 


胜生勇利转身面对他,脸色煞白,他快速地咕哝说:“我、我现在就去练习我的步法,谢谢您教练。”


 


深深鞠躬,胜生勇利逃也似的回到冰面上——然后乖乖练了起来。


 


雅科夫在思考要不要现场哭一哭。


 


可惜他没有,他只是坐回到椅子上。上面堆满他们的东西,有只午餐盒孤零零地凸显出来。他拉开拉链,里面是黑色的餐盒和整整齐齐放在它旁边的纸巾、筷子和小叉子。


 


他打开餐盒,吃掉午餐,长呼一口气。


 


他给维克托打了个电话,那个不懂礼数的混小子等铃响了五声才接。


 


“嗨雅科夫!过得如何?我的勇利怎么样?他还好吗?”


 


“我这一生除了滑冰之外对你没有任何要求,可是我已经到了人生无法再承受遗憾的年纪。维恰,我剩下的日子不多了,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。”


 


 “...你要死了?”


 


冰场上胜生勇利近乎毫无瑕疵地完成了步法,然后向他招招手,大声说:“我知道还不够完美,不用担心!无论要练习多少次我最终都会做到的,教练!”


 


雅科夫点点头,举起一只手示意听到了,心里默默记下要让这男孩永永远远留在圣彼得堡的土地上,因为——“如果你不马上给这孩子手指套上一个婚戒,那就让我来!




END